在地文學作家

  • 發布日期:
  • 發布單位:文化局圖書館

劉富士-走過各個城市的人間映像

圖說

作家簡介

►生平簡介
1966年生於嘉義市,1986年遷居花蓮。
嘉義師專畢業。遷居花蓮後,先後於花蓮師範學院語文教育學系及花蓮教育大學多元文化教育研究所碩士班進修。
曾任花蓮富里、南華、北昌國小教師。
目前旅行世界各地,自由寫作。

►文學風格
劉富士的創作文類以散文、小說為主。散文多描繪東海岸的風土人情、地理景觀和生活其間的感受,顯露對土地的熱愛。他的小說以描寫男女情慾、社會的虛假為主題,在嘲諷、嘻笑的文字背後,隱藏對社會的人文關懷,以及對人性樸實性格與情感本質的執著。

►得獎紀錄
新詩〈春天,早起的天門冬和妳〉獲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情詩獎。
小說《太平洋旅店》獲中央日報文學獎中篇小說推薦獎。
散文集《小女生玉米》獲台灣省政府新聞處優良作品獎助。
長篇小說《詩人萬歲》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創作及出版獎助。

►名家推薦
顏崑陽(作家):
《誰殺了巴洛克》收錄了劉富士的十個短篇小說,展現了豐富而深刻的實驗性。在男女情慾、社會性的虛假以及背反理性秩序、結構經驗現象中,作者悖離了一般所認知的小說加構與寫法。不論是主題、人物、情節、空間佈局,均以擅長由虛寫實的筆調,進而表現虛寫的真切,直截傳達社會與人生的共相。
在《誰殺了巴洛克》裡,作者在「符號化空間」的小鎮上,大量鋪陳了高度資本主義下商品。物質、偶像崇拜不獨展示在生活的周遭,而是滲透在真真假假的角色扮演上,成為情慾通款的媒介。

林宜澐(作家):
劉富士的小說《太平洋旅店》,在小鎮樸素的基礎上發展出一種「不在場」的氛圍,這種氛圍超越了小鎮生活的俗民模式,呈現了比較繁複而多角的面貌,更注入了幾許浪漫的氣息,但整體而言還是烙著小鎮經驗明顯的印記。這種既「在場」又「不在場」的風格,正是劉富士作品有趣之處。
小說中出現的各種「物品」,是劉富士介入小鎮生活的痕跡。它們紛紛在小說中流露出各式不同的氣氛,甚至暗示了某種現場的存在。這些隱形的現場構築了劉富士的自我國度,那是一種東海岸風格的生活情調,它有點輕盈,不會太沈重。
劉富士的小說像海邊吹拂的風,把整個濱海小鎮都染上藍色海洋的氣味。

林蒼鬱(作家):
劉富士從嘉義到花蓮任教定居、生活及寫作,以一名知識份子介入花蓮的觀察書寫及改革運動,他顯然不必過於用力,花東縱谷的田疇、谷地、稻穗已然安頓飽滿他的靈魂,他描寫道:玉米成熟時我居住的小屋便被漂亮的玉米穗團團圍住,高大兒漂亮的玉米植株上吊著結實的玉米穗,有些甚至擠到我的窗邊,風吹動時候,玉米穗便像頑皮的小女生般輕輕扣打玻璃窗。
劉富士的文學基本描繪了他在縱谷生活的詩情,和環境的感動,山海的磅礡,大地的寬厚、人情的素樸,成就了一名書寫者謙沖的文學情境,即使是走過市井,看到平凡人生的生活影像,在他的敘述裡,自嘲或悲憫,關切或疏離,他既無須過於抑制,也未矯情。
劉富士記錄了島嶼的人間映像,也技巧地在記憶和鄉愁中,選擇安全的角落,讓自己扮演一名優雅的書寫者。在文學形式上,他以小說的架構,進行從容的散文描繪,卻又讓自己尋找詩的位置,安置屬於旅人、也是社區角色的情感。
在高山大海的花蓮生活,在環境中陶醉是比島嶼任何地方更容易,也更應該盡情享有的真實。往往,在市街的流動裡,我們嗅不出人間的昂揚,即使這裡的各個族群和生活型態有極大的差異,但閒適的表象背後,也是人生的模糊。劉富士專注擬視他的視野,擁抱屬於他的花東縱谷,這就是他在文學中所要和讀者分享的感激和真誠。

劉佳(中國江蘇文藝出版社主編)
《詩人萬歲》是一個小故事,卻串連起許許多多人。那些人,和你童年生活的村落、市鎮上的前街後院的鄰里街坊,全然無差,不論你的童年在地北還是天南。讀著故事,一個個曾經熟識的小人物重新再回到身邊,那些喚起懷舊心情的道路街巷和鄰人,現如今可能都不在了,因為鄉村無處可尋,純真的鄉里溫情也隨之而逝。
如果《詩人萬歲》這本書能夠體現一種臺灣性格,那它一定不是溫文爾雅、不疾不徐的那種姿態,而是更加強烈直接的“海島性格”吧,幽默戲謔又夾雜著溫情,凡是舉重若輕處,必有歡喜;凡是喋喋不休時,也留善良。
《詩人萬歲》的作者在寫故事時,許多人物的對話都直接保留了閩南方言,書中必須不能更改這些原生態的字句,因為小鎮上的人們就是這個樣子,具有強烈的節奏感和富於現場畫面感的閩南語被音譯成文字出現在小說裡。作為地道的西北人,我為何會對自己完全陌生的一種語言莫名喜愛並沉浸其中,不知道原因,我想有可能是這一種語言的音聲可以直接激發情緒,雖然並不了然詞語意義。就好像我們會在閩南語歌曲中聽到的那樣,歌詞常表達完全相反的兩種感情,要不是鑼鼓點密集的喜慶,就是句句泣血的悲苦,但都強烈而極致。

►作品賞析
長篇小說《詩人萬歲》:時空背景設定為五零、六零年代虛擬的台灣閩南社會光明鎮。小說以光明鎮的青年詩人得到國家文學總錦標為開端,搭配光明鎮松花閣茶室媽媽桑金花姨的五十歲壽宴的籌辦過程,以及光明鎮數個傳統地方政治派系的恩怨情仇,交織成一幕幕懷舊氣味濃厚的小鎮風情。聽到詩人得獎的消息,有的光明鎮民認為是光宗耀祖的榮譽,但也有人認為這個獎項隱藏著不為人知的陰謀。隨著詩人得獎消息的傳播,光明鎮各個小人物紛紛躍上小說舞台,用純樸的閩南方言去讚美或揣測詩人的得獎。從白色恐怖到傳統市場的飲食話語,從神怪傳奇到賣膏藥的巡迴綜藝團,光明鎮小老百姓在這部小說裡歡喜登場。

長篇小說《蛤御門的夏天》:京都巷弄風情描繪細膩,內容觸及日本新選組豐富的歷史,透過對話與描述顯得平易而生動。其中又以美食書寫最為精湛,文字精準呈現了食物的色香味,彷彿品嘗的是自己的舌頭,讓人在閱讀時湧起想依循作者書寫之路徑遊玩的衝動。

短篇小說集《誰殺了巴洛克》:收錄了劉富士的十個短篇小說,展現了豐富而深刻的實驗性。在男女情慾、社會性的虛假以及背反理性秩序、結構經驗現象中,作者悖離了一般所認知的小說加構與寫法。不論是主題、人物、情節、空間佈局,均以擅長由虛寫實的筆調,進而表現虛寫的真切,直截傳達社會與人生的共相。

中篇小說《太平洋旅店》:劉富士以其擅長的簡鍊文字風格、娓娓得宜的情感特質,在看似鬆散,隨時都可能陷入濱海城市裡遲遲漫漫的步調中,不急不徐地描述一則闖入,或者只是臨時編造的虛構愛情故事。
從整個故事架構、寫作脈絡看來,作者除了呈顯一種城市風味,虛構情節外,每一敘述的線索其實隱藏了豐富的人文關懷,以及對人性樸實性格與情感本質的執著。

►已出版作品
小說:《孤島手記》、《太平洋旅店》、《誰殺了巴洛克》、《詩人萬歲》、《蛤御門的夏天》。
散文:《謀殺古老愛情的方法》、《小女生玉米》、《狂戀太魯閣》。

照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