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文學作家

  • 發布日期:
  • 發布單位:文化局圖書館

陳錦標、吳豐秋-後山傳奇

圖說

作家簡介

►陳錦標-簡介
性別: 男
籍貫: 臺灣花蓮
出生日期: 1937年12月5日

►陳錦標-學經歷   

政治作戰學校新聞科第六期畢業。曾服務軍旅,任科長、副主任、主任。退役後任職花東汽車公司董事長祕書,中華民國退伍軍人協會花蓮縣分會總幹事。陳錦標自1955年開始寫詩,1962年10月與李春生、路衛、秦嶽、邱平共同創辦「海鷗」詩社,出刊《海鷗》詩頁,後曾停筆20餘年。現已退休。
►文學風格  

陳錦標創作文類以詩為主。以詩探索生命,抒發漂泊的鄉愁,對生命中的生老病死,生活中的悲歡離合,吟唱再三,自有一股撼人的力量。

 

                                                                                                                                                                                   (資料取自臺灣文學館)

►陳錦標-創作年表

•民國39年-42年

自花蓮市明義國小第五屆畢業,順利考入省立花蓮中學初級部。

高二時,加入中國青年寫作協會花蓮分會,並主編在東台日報闢刊之文藝性週刊。

•民國43年-45年

得東台日報總編輯曾紀堂先生愛助,以海鷗詩社為明,在該報出刊海鷗週刊。專刊新詩作品,從此掀起花蓮新詩風潮。

•民國46年-47年

自費出版列名現代詩叢之處女詩集「玫瑰底神話」一書,以誌年少時心靈的探    觸與悸動。

•民國51年

調花蓮市區服務,得胡楚卿老師介紹,與秦嶽、李春生、路衛、及王舒等相識,意氣相投,開始一,先後主編花蓮縣救國團出版之「太魯閣月刊」及東台日報刊出之「每月詩展」。十月二十日「海鷗詩頁」創刊,為花蓮帶來另一層次的風潮。本年共出三期。

•民國52年

辦理東部第一次的新詩朗誦會,共有台北來的詩人楚戈、辛鬱、羅馬、明秋水及東部詩人黃金明、東陽、春鬱、楊娉、王美子等參加,開東部詩壇風氣之先。

•民國55年-74年

長長的二十年,逐步落入無詩的噩夢之中。

花蓮小屋受鄰居大火波及,所留未刊詩稿及資料,全部付之一炬。

•民國75年

自台東調高雄市壽山服務。又見到了胡楚卿老師及詩友路衛、李春生及秦嶽,恍有隔世之歎,在友情的招喚下,重拾綵筆,再燃將熄的詩心,寫下了惡夢之後的第一首詩作「望」。

►陳錦標-作品賞析

呼喚-給蟄居花蓮港灣的詩人陳錦標      作者:秦嶽

心靈中燃燒的太陽

沒有詩的歲月,像黑色的惡夢一樣,綑纏著我,向困頓,向厭倦,向破滅的情 懷,向失去了繽紛的世界…

寫詩是我唯一的事業,我這一生是否活過,都要在我的詩篇中找尋痕跡。捨詩無生命,捨詩無人生─這是我的信心,堅韌不拔的生底勇氣。

 

    錦標阿!這是多麼美麗動人的告白,多麼莊嚴神聖的宣示!

    四十四年尚在花中讀高二的你,幸運的遇到教你國文的名重一時的詩人作家胡楚卿先生,受其薰陶與指導,引發了你寫作的興趣。之後,不僅主編在東台日報新闢的文藝周刊,並獲得該報總編輯曾紀榮的支持,以海鷗詩社為名,在該報出刊<海鷗週刊>達九十期之多,並結合東部少年楊牧、陳東陽、黃金明、葉日松等,為花蓮的詩社活動掀起一股風潮。這也說明了你酷愛新詩的狂熱表現。

    更令詩壇側目的,是你二十歲時就出版了<玫瑰的神話>,向詩壇伸出了銳利的觸角,展現了你特有的才華。之後,又和東海詩社的詩人群李春生、路衛、王舒、秦嶽等,重整旗鼓壯大「海鷗詩社」出版海鷗詩頁,海鷗詩刊。雖然出出停停斷斷續續,但這是多美的痕跡啊!

 

 

沉靜在寂然的谷底

  誰能搖醒自己,像午夜的鐘聲搖醒寂寞!

  誰能燃亮自己,像幽靜的燭光燃亮別離!

  如何尋求破滅的理想,充實生命的空處,肯定生命的延伸,這是我們再生的契機,是我們開天闢地的偉大宏圖。

 

  錦標啊!這是多麼鏗鏘有力的呢喃,多麼難以割捨的期盼!

  古今中外,不論是誰,在人生的歷程中能一帆風順,平步青雲的,可說是鳳毛麟角,少之又少。

  在擾攘的人間世,我們不得不承認,伴侶好找,知音難尋,白頭偕老的婚姻,更是人們企求的美夢。然而,現實生活的鞭苔戰勝了詩情畫意的愛情。新人換舊人,舊人在心頭,舊人和新人,山水情悠悠;人與人的聚散離合,固然也靠些緣份,但自我操控駕馭的能力,也是更大的關鍵。

  童年的困境,婚姻的突變,愛女的低能;人間的不幸似乎都聚集在你身上。這種一波波潮水般襲來的痛楚,不管是誰,都是難以承受的負荷,好友如我,也常常思之鼻酸,因之拭淚!然而,人,畢竟是要跨出黑夜,走向黎明,超越痛苦,重建自我的,不能永遠蜷縮在陰暗沉寂的谷底;自怨自嘆,終其一生的。

 

►吳豐秋-簡介

作家:吳豐秋
性別: 男
籍貫: 臺灣花蓮
出生日期:1942年11月23日
►吳豐秋-學經歷  

大同工學院電機學系畢業,加拿大多倫多約克大學企業管理碩士。曾任多倫多臺灣信用合作社董事長、多倫多臺商會創會主席。現任加拿大北方自動控制公司總經理。
►吳豐秋-文學風格    

吳豐秋創作文類以小說為主。將早年在海外參與臺灣民主運動的經驗,沉澱轉化為創作小說的題材,致力於臺灣歷史、現況及風土人情的描摹。作者的作品除夾雜著濃厚的鄉土情懷外,更充滿了對過去歷史的解讀,甚至是一種以愛及無限寬容的心為信仰,來為這塊島嶼祈求幸福。

                                                                                                                                                                                        (資料取自臺灣文學館)

►吳豐秋-作品賞析

關於《後山日先照》-郝譽翔評介                    

花蓮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特別得好像不是在台灣這塊島嶼之上。

  對於從小生長在台北的我而言,花蓮的乾淨、開闊、寧靜與優雅,充滿了異國的情調。蔚藍浩瀚的太平洋,使人不禁想起了西雅圖,停泊港口的船隻,將要航行向未知的遠方。但若是一走進花蓮市鎮,深入大街小巷,卻又會發現處處是古樸的木造日式住宅,日本料理店,日本人的好禮、愛美與潔癖,根深柢固地在花蓮人身上留存了下來。

但花蓮的特別,還不止於此。

  原住民、外省人、客家人、閩南人,在花蓮各自佔據相當的人口比率,沒有哪一個族群享有獨大的權力。而除了原住民之外,大多數的人口都屬於新移民,移居來此,不過才兩三代而已,時間雖然短促,卻也使得花蓮人特別具有包容力以及開闊性。因此,花蓮不僅是台灣的縮影,它更兼容並蓄了台灣殖民史的多重樣貌,多種族群的交流互動,就在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的俯抱之間,在這塊被稱為「後山」的狹長土地上。

  《後山日先照》所記述的,就是如此獨特的花蓮,甚至可以說,是如此獨特的台灣。從後山,反照出來的卻是台灣族群的集體命運、情感與記憶。作者吳豐秋以樸素而誠懇的筆法,刻畫出生長在故鄉土地上的小人物們,雨綢、雅貞、雅慧、耕土、耕竹、北印、再添,許許多多的臉孔,彷彿就是出自於左鄰右舍,他們一一被文字召喚,打開家門,走出來,沿著寧靜的街道,走到山邊、溪邊、海邊,然後彼此相遇,認識,寄託希望,以及相愛。

  小說中的主角,多半都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小老百姓,他們不同省籍,不同姓氏血緣,不同出身背景,但卻同樣誕生在一個多苦多難的時代裡,流離飄亡,因緣際會之下,來到了後山,在這裡落戶,札根,共同默默抵禦著戒嚴時期的政治壓迫,相互扶持。在他們的心目中,族群沒有藩籬,省籍和語言更不是障礙,他們唯一控訴的敵人,不是彼此,而是嗜食權力的統治階層,是無情的白色恐怖。因此在吳豐秋筆下的二二八,是一場獨裁者的專斷暴行,絕非本省人與外省人的相殘。而令人動容的是,面對現實的肅殺逼迫,在不同族群卻同是「受害者」的小人物之間,那股自然流露的互助與互愛。

  吳豐秋在海外從事民主運動多年,曾經因為政治因素,二十年之久無法回到台灣,濃厚的鄉愁與使命感,促使他寫下了這本書,也因此,這本小說沒有當前流行的前衛技巧,也沒有華麗雕琢的文藻,但他的寫作意圖卻是至為誠懇的,出自於土地與記憶的殷殷召喚,而這本小說的成就也是至為廣闊的,涵括了台灣複雜的族群遷徙、認同與歷史記憶。公共電視選擇將它改拍成電視劇,不僅讓更多的台灣人看見了花蓮,同時也讓大家從花蓮中看見了自己,看見了這塊島嶼的共同身世與命運。

 

《卡巴浪的調色盤》- 族群的調色盤 顏崑陽評介

《卡巴浪的調色盤》是一部充滿浪漫、理想色彩的歷史小說。

  卡巴浪是個天才的畫家,他能用「心」在調色盤糅合出各種最美好的色彩,而畫出人物的神韻。同時,他也是水車村西拉雅人的頭目,與妹妹阿妮咪雅兩人都非常仁慈、寬和,用同情心去包容、關懷、照顧各個不同族群的人;相對的,他們也接受了西方及漢人的文化,而實際使用在日常生活,形成良好的文化交流。甚且,卡巴浪與奴比安族黑白混血的公主依蒂娜、阿妮咪雅與荷蘭醫生貝爾,他們跨越族群的愛情、婚姻,不正是「族群調色盤」所糅合出最美好的色彩嗎?

  因此,在這部小說中,「調色盤」與「混血兒」是很主要的符碼,隱喻著吳豐秋所始終抱持的浪漫、理想情懷:超脫政治權力的對立、跨越族群血緣、文化的籓籬,而經由人性生具之「愛」,彼此交融為生命共同體,營造一個永恆的「鄉」。

  吳豐秋之所以始終堅持這樣的情懷,應該和他個人的際遇與時代處境有著緊密的關聯。他在花蓮度過少年歲月,到台北讀完大學之後不久,便開始長期飄泊海外的生涯。戒嚴時期,他參與台灣民主運動,因而將近二十年間,被禁止返台。當他個人正被濃烈的「飄泊感」與「鄉愁」煎熬著;遙遠的鄉關,台灣社會也因為政客的操弄,而陷入權力鬥爭與族群對立的亂局中。

  從吳豐秋的個人際遇與時代處境,我們便不難了解,為什麼他會始終抱持著「愛─不分族群的歸鄉」,那樣浪漫、理想的情懷。很多人相信,文學有一種功能,那就是在悲苦的現實世界中,用語言意象為人們構造一個幸福、快樂的理想境地。因此,文學能給人帶來希望。吳豐秋的小說,實踐的就是這樣的文學觀吧!

  因此,我可以說,吳豐秋是因為關懷人間之愛而寫小說,不是因為追求小說藝術而寫小說。他只是很素樸、很真誠地用「說故事」的形式,表達他始終堅持的那份情懷。在《後山日先照》裡,看不到繁複、奧妙的語言形式技巧;十多年後,這部《卡巴浪的調色盤》亦復如此。然而,吳豐秋的小說之所以感動我,不是由於專業性的語言技巧,而是那份流動在字裡行間的真誠情懷。

 

照片集